偶研谈 | LoveLiver咻咔咻咔咻

偶研谈 No. 002

本企划的第二篇访谈文章。今日的采访对象是咻咔咻咔咻,一名LoveLiver。


让从九人开始的梦想,永续下去。——咻咔咻咔咻


中西:咻咔咻咔咻您好,请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咻咔咻咔咻:大家好,我是咻咔咻咔咻,一个单推LL(LoveLive!)企划,尝试入坑九九组、邦邦却发现自己推不动了的人。我对实体的东西有很强的执念,所以很喜欢买碟。入坑两年半了,从萌新到现在的即将现地的老萌新,一路走来也有颇多感慨。

中西:好,采访前我想先问一下,您的名字是什么意思?看起来是在玩Niconiconi的梗?

咻咔咻咔咻:咻咔咻算是齐藤朱夏(Saito Shuka)的昵称吧,套用Niconiconi的格式而成。

中西:果然没猜错,那我们接下来进入正题吧。能说说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偶像这个职业的?

咻咔咻咔咻:有两个时间点:一是2017年年中,二是2018年。

中西:2017年年中是什么缘由?

咻咔咻咔咻:2017年7月24日我接触了LL,先是缪斯(μ’s),18年年初FMT开始转而慢慢主厨同企划的水团(Aqours)。

中西:为什么会从缪斯换到水团呢?

咻咔咻咔咻:主要是因为当时水还在活动,缪还是在停止活动状态。而且我在很艰苦的条件下追完了LLSS(LoveLive!Sunshine!!)第二季,这段经历起了很大作用。

中西:那能说说您的入坑经历吗?

咻咔咻咔咻:我算是入坑契机比较悲惨的吧。17年高考第一天下午(我当时高一),我爸爸出了车祸,颈部神经几乎断裂(不过一点外伤都没有),转院到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治疗,也因为我姑姑和我伯伯在那,所以那年暑假我去了青岛上补习班。就是那个时候,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妮可的鬼畜,然后慢慢地就开始看LL。后来8月我爸爸回了家,到我们这边乡下的疗养院康复,那个时候我还是一直在一遍遍刷LL,直到现在我每次听僕今(如今的我们),都会不自主的回忆起那个暑假。

开学之后没多久,家里没网费了,而父母都在乡下不回来,我也没那么多钱交网费,正好17年10月LLSS第二季开播,那时候我是抱着10.1英寸的平板电脑,每周六晚上在厕所窗户(可以蹭WiFi)守到十一点半看完,然后星期三信息课再二刷看一遍。后来我想,在那样的环境下追LL,这辈子也就这一次了,也就注定了我跟LL企划有着很深的羁绊。我还记得十一假期的时候我跑去网吧蹭WiFi下载了SIF,开始接触手游。再后来,经过两个月的吃土,2017年11月10日,我购买了第一张专辑《那就是我们的奇迹》(LoveLive!TV动画第二季OP)。2018年年初,随着水水FMT的举办,我开始逐步转向主厨水,到3rd举办是就算是真正主厨水了,甚至专程请假回家云4th LIVE,后来看了NHK纪录片东蛋之路后一发不可收拾,几乎狂热的厨水水,受此影响,我开始自学日语(当时已经高三了),这也成为了我高三后半段最大的精神支柱。

“这也算是我厨力的见证吧,2017年8月建立,2018年2月重建,到现在几乎快把我移动硬盘塞爆了。” 咻咔咻咔咻告诉我。

2019年6月8日,高考的第二天,下午4点(东京时间下午五点)英语科目开考一小时, 5th LIVE开场了。我还很清晰的记得四点十五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表,心里想到2000公里外的SSA1应该沉浸在LIVE中了,说不定MC已经开始了,然后就突然感觉心里十分舒畅,做题也很顺了,果不其然,英语超常了。也许是命运吧,我在2019年11月20日中了FES LIVE门票,那天下午整个人都疯掉了,然后就开始紧急预备各种事情,终于在2019年结束前把一切预备好了,就等着到时间现地参战了。

中选界面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我好像是在去年五月预言过我的成年生日(2020年2月19日)可能在LIVE上度过,没想到竟然几乎成真了。(因为FES和我生日还是差了一个月)

中西:真是精彩的经历啊。

咻咔咻咔咻:回忆起入坑的那个暑假感觉就像是《菊次郎的夏天》一样,有点梦幻。

中西:好,听了您分享的如此精彩的入坑经历之后,我想问您下一个问题:您觉得在您的认知内偶像是什么?

咻咔咻咔咻:人们心中对理想、对完美事物的寄托吧。偶像能给人带来力量、勇气,能让人对生活充满希望。

中西:所以您是想表达偶像是场梦?

咻咔咻咔咻:也不是,重点是寄托。知道以前有一张“偶像是天使,是不会拉屎的”的图吗?戏谑,但是很准确的表现了偶像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偶像是完美的,看似成功的人也会在自己的生活中有很多失败的地方,在生活中失败的话,自己的理想可以寄托在偶像身上,大概是这个意思。

“偶像是天使 屎都不拉的”“我现在超级想去厕所”

然后我找到了那张图

中西:既然您已经说了偶像是您的心灵寄托,那我能问问您是因为什么才会有这种寄托?因为她努力吗?

咻咔咻咔咻:其实这个问题我自己没总结出来过,我是后来看知乎关于偶像话题的很多答主的阐述,感觉自己跟他们差不多。要非得说自己总结,我觉得就是把自己内心中完美、理想的人生寄托在偶像身上,给自己树立一个人生标杆,就好像在知乎看别人很完美的、符合自己理想的人生,自己也能获得极大的满足一样。

我不知道你对LL企划了解多少,Aqours的leader伊波杏树在加入LL之前就是一个LLer了,还去看了μ’s的LIVE,在自己偶像的影响下,杏树最终也加入了LL企划,成为了一个合格的Leader,我想在这里面偶像对她的激励作用一定是非常大的。而我个人感觉这也是厨偶像的最高境界:成为和偶像一样的人。但是如果考虑到偶像行业的负面,我觉得这也不一定就是最高境界,真正的最高境界应该是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中西:其实我对LL还是有一定研究的,毕竟做偶像研究是不能绕过这么一个优秀的企划的。那您能说说您对日式应援的看法吗?比如Call(コール)。

咻咔咻咔咻:Call是偶像和粉丝之间非常重要的互动,整齐划一的Call也会让LIVE整体效果非常好,比如LL的「みんなで叶える物語」就是。而且我个人觉得为偶像应援也算是最直接的对偶像表达情感的一直方式,水水4th二次安可最后Aqours的各位摘了麦,只用自己的嗓子向场内大喊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彼时的东蛋几乎安静到掉一根针都能听见(现地大佬们说的),而我一直认为5th安可的时候成型的彩虹算是LLer们对成员们4th摘麦感谢的回应。

Aqours 5th LIVE 安可现场

Aqours 5th LIVE 安可,场面十分震撼。

我觉得Call虽然作为日本live特有的应援方式,但还是有推广的潜力,不过这样很可能会让其丧失原意就是了。比如前年过气流行语“为××打Call”就是很好的示例,虽然严重曲解了Call的本意,但还是让大众都知道了打Call。为什么我说有推广的潜力呢,因为在我中了FES门票的当日,我室友未经我本人同意录了一段我练Call的视频发到了抖音上,获得了200w+播放,10w+点赞。对于他这个行为我也不好说什么,但从这里我感觉到Call这种应援方式也可以被大众认可,最起码不是因为是日本的舶来物而反感。

还有一个不太重要的,就是我的这个视频火了之后有人联系我想寻求商业合作,当时我就直接拒绝了。因为在我看来,打Call是为了给我爱的偶像应援,call是只属于她们的,我打Call是为了偶像,不是为了博眼球挣钱,当然了漫展给翻跳团打Call那就另说了。

中西:那拉MIX、厄介和家虎之类的呢?

咻咔咻咔咻:至于MIX、厄介、虎,我不敢说太多起源啥的,怕说错被怼。我个人不反对这些,但是非常极其反感在正式LIVE上使用,线下漫展怎么用都无所谓。每次在BD里看到有虎、风火轮、孔雀什么的就很气,比如2018年水水FMT首尔场几乎完美还原了三单光路,但是看过卫星源你就知道,有几个小鬼砸了UO,一片果南绿中一坨极橙,让人很不爽,上海FMT更不用说了,简直是灾难。但是反过来说,MIX以及厄介也算是应援的一种,只不过没考虑整体只顾自己爽,想想你面前一个转风火轮砸UO的那亮度直接亮瞎眼,让想认真看偶像的咋办。顺便我十分希望并且祝这次FES各路小鬼抢不到票,或者来一个最速退场传说。

Aqours上海FMT现场

“和其他场比起来上海FMT简直是群魔乱舞!”

中西:希望您的祝愿能够实现,因为我也对这种在正式LIVE中妨碍他人的行为挺反感的。您能说说您对日本其他主流偶像的看法吗?比如48、46系?

咻咔咻咔咻:之前我对传统偶像的印象其实很好的,跟我厨的偶像一样励志啥的,不过自从深入了解过传统偶像圈的负面之后,我就有了一点排斥。

中西:具体是?

咻咔咻咔咻:主要是情色交易,还有经纪公司的压榨吧,很多经纪公司对偶像都是严苛要求,甚至不惜干扰别人的私生活。

中西:所以这是您最厌恶的点?

咻咔咻咔咻:可以说是吧,而且因为48、46系粉丝很多是真正的废宅,所以印象不是十分的好。但是总体来说这些偶像是好的,有很多他们创造的东西一直沿用到现在。

中西:是啊,传统偶像有很多东西给予了后人可借鉴的点,比如总选、握手会之类的,但是同时也有很多缺陷。

咻咔咻咔咻:是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更喜欢新生的声优偶像,很大程度避开了传统偶像的缺点。但是也不能说他们是完美的,毕竟人无完人。

中西:那对于现在的虚拟偶像您是怎么看待的呢?

咻咔咻咔咻:支持,但是也有担心。主要是因为他们是电脑模拟的,总感觉缺了点真实,比如虚拟歌姬初音这样的。跟担心人工智能差不多。

中西:因为虚拟偶像不存在人设崩塌所以没有真实感?

咻咔咻咔咻:对。

中西:那么是否会有恐怖谷现象出现呢?

咻咔咻咔咻:每个人感受都不一样吧,我觉得暂时不会。

中西:其实说到VOCALOID已经算是元老了,我指的更多是VTuber,还有近年来的纯虚拟偶像这一类的。

咻咔咻咔咻:这种吗?我不是很看好,因为绊爱的事给我泼了冷水,打造了好几年的人设就这样被公司毁了。

中西:这样啊,了解了。因为接下来的问题可能会让一些人有点反感,所以我首先问您:您仇视韩国吗?

咻咔咻咔咻:很不喜欢,但是没到仇视的程度。

中西:那您觉得韩国偶像怎么样?

咻咔咻咔咻:包装成商品的流水线产品。

中西:是因为运营方式?

咻咔咻咔咻:对。前段时间那些事不很明显了吗?韩国偶像圈黑得深不见底。

中西:那如果我说大部分日本偶像也是一样,您会怎么想?

咻咔咻咔咻:正常,但是我会觉得我厨的偶像应该不至于沦落成这样,并且尽快忘掉这些不愉快的想法,但是我内心始终都是明白的。

中西:那您觉得国内的偶像呢?

咻咔咻咔咻:畸形发展,仿照其他国家却没人家的土壤。

中西:按中国本土方式运营的也算?

咻咔咻咔咻:这个就不知道了。我不是很了解大形势,因为我厨的偶像少,对大环境了解不多。

中西:好的,今天聊了很多,我也对您的观点有了认识。再次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最后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咻咔咻咔咻:作为一个LLer而言,真的很幸运能遇到她们,这次采访让我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这两年半的历程,虽然我也感觉有些煽情,但这些话都是我发自内心的感慨,别的就不说了,我就祝愿即将到来的九周年FES顺利举办吧,让从九人开始的梦想,永续下去。

真的十分感谢。

附:咻咔咻咔咻的推荐歌单

封面:LoveLive!FES


《偶研谈》是《偶研记》的访谈节目分支,每周不定时更新,希望你喜欢。


© 2020 偶研记

脚注:


  1. 1.此处为采访者笔误,经他人指正应为大都会人寿巨蛋(原西武巨蛋),感谢挑错的网友。
  • © 2019-2020 中西 Nakanishi
    • PV:
    • UV: